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枯叶之蝶

歌名:枯叶之蝶
词:EDIQ
曲:原曲踏古

CV:
写书人:EDIQ
枯叶:一片空白
白马:绯村柯北
夜郎王:思茶
月色:思茶

后期:思茶

写书人:我写完这个故事已经三年,
枯叶却再也没有回来过,
今年端阳,
又是我陪她烂醉在酒窖,
不知道她还会在这城门守多久
我只知道,那天晚上我烧了一本写了三年的书

惊涛海面回荡,
小舟穿浪。
她长发洒银枪,
雕翎戎装,

闭目身半躺
腰中酒凉


远远天际乌云泛光,
云隐不祥,
青龙在海中望
满目凶光

她冰冷手掌
满弓一道光
穿透夜色,
带着破风那么一声啸响
飞溅的血光
烧灼在唇角上
又微甜如糖


枯叶:我在这条龙的肚子里活了三百年,可我不是妖怪……我忘了自己叫什么了……肩膀上纹的是蝴蝶,不如你就叫我枯叶好了……
白马:月夜曾经送我一个名字 “白马”……杀洪荒四兽,不是为了国家……只是为了他
枯叶:那么我呢?
枯叶:你为什么从不喝腰中那壶酒?
白马:老人说雪天莲蕊能做成一种叫无水的胭脂?
枯叶:胸口是最贴近心脏的地方,你靠着我的胸口就不会冻了……
白马:雪山之后是另一座雪山,你能背我翻过多少座雪山……?
枯叶:背到我死……一定把你送回他身边!
白马:如果我的眼睛没有被这场雪灼伤,我现在最想看到的……是你……

夜郎王:夜郎城绝对不会包容一个活了三百年的妖怪……我已经调动南锤众属……月夜,这次我要你领兵……
月夜:我想和她在一起……
夜郎王:你家族世代金戈铁马,功垂千秋,你要亲手毁了这一切……
月夜:杀了他,和我一起回去……
白马:这壶酒太烈了……
月夜:今晚……你们都要死
白马:你还记得无水,帮我找回来,今夜就动身!……
枯叶:我背不了你一辈子了……天莲蕊我一直缝在你的领角……天亮之后……忘了我

竹林漫上残阳
归农依唱
雨送一抹微凉
虹结窗框

散落在城墙
血未成霜

却叫她学会去遗忘
夜蝶翱翔
就在他的胸躺
雪蕊幽香

站在城门旁
看雪落一场
余生芒茫

白马:白马枯叶总相依……你帮我写一个故事吧……
写书人:你要我写一个故事,我要一个陪我喝酒的朋友,做笔交易吧!三年!三年后的端阳,我帮你写完这本书……



  偶尔看到有人推荐EDIQ的《枯叶之蝶》,于是用百度搜来听。说是歌,但总觉得称为配乐故事更适合一些吧。

  除去一些与想象不符的缺憾,还是挺喜欢这首。首先是故事与配乐融合而生的意境,其次更多的,则是空白所演绎的枯叶的温柔。感觉就像是当初心动于小猪腿子的赵清持。

  = =再次感觉到评议贫乏了orz总之,还挺喜欢EDIQ作品的调调,像这首《枯叶之蝶》,又或是《盛唐夜唱》。

COMMENTS

COMMENT FORM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