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爱情向左,冰冷向右

  要对老师说抱歉了,《恶意》还没看,《白夜行》的小说倒是补完了。像五六月间买水果的时候,于杨梅之前先尝了荔枝,郁闷非常orz即便没什么事是可以重头再来的,但还是会想,如果有时光机的话,真想在看TV前先看小说,那样的话,不知道又会是什么感觉。

  当然,大体的印象应该是不会有多大变化。如果说小说是一块块冰冷碎片的组合,那么TV大概是一出压抑伤痛的爱情剧吧。不想说编剧的坏话,若是换成我,想要把小说看似无甚关联的一幕幕拍成正宗的推理剧,也实在是些无力。于是乎,现在观众看到的也只能是这样的,从头至尾叙述下来、交代清前因后果的爱情剧。只是对于这样改头换面的变化,就作者和真正喜欢小说的读者来说,未必开心得起来吧。

  而作为女性来说,也许忽略原作中真正的构画,更容易为TV中的感情动容。

  想说什么呢。

  想说第一次顺着剧中年幼小亮的目光看去,小雪真的很漂亮;

  想说两个半大不小的小孩第一次牵手的时候真的很可爱;

  想说成年后,起初小亮的做法真是让人晕;

  想说一步步走来,我似乎有些看不清小雪想要的是否还是原来那“在白日下一起牵手散步”;

  想说,后来的小亮真的让人心疼;

  ……

  嘛~其实故事说简单也简单,如果警察当时就察觉到小亮父亲BT的恋童嗜好,如果小亮母亲与松浦的奸情早被查知,如果年幼小男女的交往没限于小小图书馆而是在大街上、曝露于阳光之下,那么一切的一切也许简单许多吧。如风吹走迷雾,稍有些想象力的同志应该都可以推论得出真凶。然而,这些都被东野隐藏了起来,也许,这样的安排更像是现实,永远都有如许真相吝于被人发掘。

  当年的警察无力破案,所以这对小小的苦命人儿开始在惶惶中小心度日,成长的过程中,更是竭尽所能地将一切可能会吹散迷雾的风消于无形,将一切可能会威胁到自身存在的人抹平。于是,我们看到菊池被吓住了,藤村被恐吓后收伏了,西口死了,松浦死了,枝江死了,高宫、筱冢前赴后继地充当着避护地和取款机。

  话说,在小说里,成长后的小雪似乎并没受到多少实质性的伤害,除了中学时代藤村曾经小小抹了那么一段。调查中,枝江对一成说,也许小雪是喜欢他的,然而,终究得不到,又不能敞开心对追求,因得不到而嫉妒,所以照搬故计,伤害了江利子,是么。

  回头看看小亮,杀人、恐吓、欺骗,奸尸,我似乎想不出还有什么恶事是他没做过的。

  对那案子坚持了近二十年的笹垣曾形容说,小亮和小雪的关系就像枪虾和虾虎鱼,就那么互相依存着。原本看小说时,除了冰冷,真的很少再感觉到什么。原作中,东野对于两人的描写也少得可怜,甚至可以说是吝啬,大篇幅的是一个又一个的阴谋诡计、陷阱伤害。然而,再次打开书时,冰冷之外,又看到了更多的悲伤绝望。

  新年前夕,小亮说,明年的抱负是“在白天走路”,“自己的人生就像是在白夜里走路”。也许事实上的小亮确实阴冷而凶狠,然而,我仍愿相信那背后的些许寂寞、温暖与柔软,相信年幼时的些许情愫,相信近二十年来恶事做尽背后的守护。

  而小雪,那段唯一有着温意、透露些许内心的话,让我一厢情愿地想要相信,即使回过头去上楼的身影多么无情冰冷,那也只是自保的坚硬外壳,在小雪的心底,相守依偎的小亮是能够代替太阳,充当白夜前行力量的光。行文在这里嘎然而止,我无法想象,在无人的角落,失去小亮的、还要继续生活下去的小雪是何样的心情。

  所以,虽然对TV剧中故事结构、人物刻画、情节上的改变存着无奈,然而,另一方面,我也小小地感谢TV版的改变,让我看到故事背后被放大了无数倍的感情,孤独、寂寞、无奈、绝望地拼命生活着的小亮和小雪。

  最后想说啥呢,嗯,想看爱情的,请下载日剧《白夜行》;想看东野推理小说的,请去当当购买小说,笑~

  最后的最后,请容俺说一句,感觉TV剧里的笹垣真有些BT,真觉得不像是为了正义真相而查案,那笑容,简直就是奸笑,好像在说,看吧,终于落在我手里了=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