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无语的二次伴娘之旅

  不太爽。

  难道是关系亲厚的问题?之前那次给另一个表姐做伴娘的时候,都没这么郁闷过。貌似还是比较亲老爸那边的亲戚吗,其实不该的,不过感觉上变不过来orz

  啊~~~~~还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明明小时候是蛮好的T_T

  大概首先是没睡好吧。晚上到了大姨家之后,九点多就睡了,早晨五点得起,去拍婚纱的地方化妆。结果哩,一开始睡不太着,翻着身啊总有顾及,姨父房间里呼声好响>_<
后来睡着了,迷迷糊糊又醒了,表姐的手伸过来摸了摸,原来不知怎么我睡到她那边去了,怕是把她冻到了,真是很不好意思,于是尽量往自己那边挪,外面的一侧手臂就只有一层被子,有点冷,又不敢乱翻,一个晚上醒N次,还被迫听打呼,真是睡得好痛苦。

  后来大概实在太困了,睡得有点深了,结果感觉没多久就听到定时的闹钟响了T_T虽然很想再睡,不过还是得起来。

  磨到五点半出门,好在很快就打到车了,到婚纱店也不过六点不到。说是六点才上班,结果上去一看,第一轮的位置已经排满,只得坐去休息区等。一开始表姐自己还攒着化妆单没拿出来,要不是看到桌子上有单子,顺便问了一下,恐怖前面还得被插掉N个人。不过化妆的过程还是快的,半个小时就搞定了。原本表姐定了化好妆让她堂妹夫开车来接一下,结果那大姐真是汗,之前打了N个电话都没接,后来等我们搞定下楼了电话终于打通,她却居然还在被子里,唉~比之上次我堂哥真是汗了好几把>_<

  算了,反正车子想打的话,还是可以打得到的。七点多回到大姨家,稍稍吃了点泡饭,都有点冷了,唉~

  随后开始换婚纱,难道新娘子还真是热血沸腾的吗,明明手上都是鸡皮疙瘩,还说不冷的orz

  新郎来电说8:38正式出发,结果直到车子就要到门口了,才再次联系通知,搞得在下面准备放炮仗的大姨父一阵手忙脚乱。

  热闹的爆竹声过后,新郎上楼。胸花由伴郎带过来,于是乎,新娘敲门要进房的时候,唯一一个伴娘的我还在别我的胸花orz不过我这个伴娘这时还真是不顶用,没经验要帮着闹一下,还好之前那个让人汗一把的新娘的堂姐在屋里,于是这个进门仪式还算热闹。只是新郎明显没有好好实习过,(话说还真是奇怪,明明应该是第二次了,他咋就这么没自觉= =+++)新娘点唱的歌让伴娘代唱不说,进了房门,还是摄影师指点说要单膝下跪,说三字经,亲吻云云,新郎就像被牵线一样,唉~

  迎亲仪式搞定,选了个吉祥的18分出发去新房,又是类似的爆竹,点心。歇停了会儿后,婚车开去婚宴酒店。痛苦的迎宾仪式也随之开始了T_T一个多小时就这么直挺挺地站着,收礼金,写名字。我的感觉是,别人送多少都该好好记着的,免得以后有机会要回礼的时候麻烦,结果当事人倒是蛮轻松,开始问个人名要几次才答,第一次我实在问不到就去让送礼的人自己签一下,结果言下之意还不该这么做的,我也不知道这么做有什么不妥,还是会尴尬?ma~总算后面配合得好了些,也不去说它了。

  宴席上吃不到是正常的,这个早有心理准备。就是敬酒的时候感觉蛮奇怪的,新郎新娘也没被怎么刁难呀,敬到一半还说傧相做得很轻松,天知道我的腰真的很疼,就想睡觉,又没人来硬压着喝酒,看着也都是你家老爸在唱主戏,我就不用上去凑和吧。

  唉,总之有点郁闷,于是知道吃完饭还得陪着去回门(老实说,这点还真不知道,之前姑表的表姐这回她和姐夫都是自己回去的,也就没这个心理准备),回完门晚上陪着回请的宴席,就推掉了,我也真是支持不住了。就算是我不合格吧,下次谁也不要请我,反正等我自己的事办完了,也没人会请结过婚的当伴娘了>_<

  拖着某猪回家,不想上楼,也是故意刁难他,没想到他还真把我背了上去,幸好没就那个姿势敲门,否则里面的老爸老妈和小姨就都看到了,大汗orz

  进了门就直奔床,外面四人组在搓麻将,老爸中午喝得有点多,兴奋地开始大声多话。还以为睡不着的,其实也不计较了,不用让我再强睁着眼就好。不过再次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太阳貌有点西斜的样子,打开看了下钟,四点不到,还好还是睡了一两个小时的,感觉好多了。

  唉~发泄完毕。

PS:话说,回去之后发现某猪拿了100,顿感不平。本来嘛,做伴娘是关系要好而支持,有没有额外的彩礼拿都无所谓,但辛苦了一天,却发现一早上收到的那所谓的彩礼只有50,都比不上没干某事的某猪,新郎你干脆不发都会好很多,真无语~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偷不得浮生半日闲

  周日又要做伴娘。其实要不是表姐的同事朋友里没有未婚的合适人选,这差事也轮不到我头上吧。前几周都忙着装修,没时间去转衣服,好在周六总算是得了一天空,于是去学前街觅件伴娘装。原本没打算叫上某猪,他爱咋睡就咋睡去,我也乐得一个人逛街自在,不过天意安排,下楼的当儿正碰到他停好车上楼,于是便拉着他一起出了门。

  物价确定上涨了好多,四五年前买一件全羊毛大衣也不过六七百,如今却变得要一千九,分毫不让。不过质地确实是好,做工也不错,估摸着应该是很好的羊绒吧。实在买不下手,于是做罢。转去早前开在河埒口的一家成衣店,倒是看到一件粉色的韩版宽袖上装,配着已买的里衣和裙也合适,350的价钱配着70%的羊毛成分也还凑和吧,于是买了下来。有某猪陪逛街的好处之一,大概就是不用自己花钱了。

  任务达成,于是抱着嫌逛的心态去逛八佰伴。没走几步,某猪就在说,还是一千九的大衣穿着最好。再说吧,如果心情好的话,再去看看。

  上楼逛了男装,想给某猪买羊毛衫,想着可以先在专柜里看看样子,然后去淘宝上买,不过究竟还是没看仔细,下次仔细记下成份,拍下样子,问问价格,这样上网买才比较安心些。

  中午去功楼吃了炒面和炒饭,选择错误,炒面的味道应该还可以,不过炒饭么,用的是泰国米,和这边的大米比起来,终究还是吃不惯的,总觉得没有什么黏性,口感不咋的。

  午饭后去了山禾药店,买了蜂皇浆冻干粉和冬虫夏草口服液,前阵子真是辛苦老妈了,虽然不知道到底效果咋样,先一样样试试吧,调理调理,加免疫力总是好的。

  下午到家已经一点,不过想着某猪下周要搬去新屋,该买的东西还是要先买好才是,于是休息了一会儿就去沃尔玛。进了超市还真花钱,明明看着没几样,合着却已经将近700,果然是赚钱不易花钱易orz

  匆匆回家,晚上得住去表姐家,于是紧吃了晚饭,洗个澡,拿着发膜去理发店做护理。果然不能周末来的,即使周末也不该晚上来的,等了半小时多才轮到我>_<理发的小哥又把热烘机多开了平时的一半时间,结果搞了一个多小时才算完成。

  明天必是忙碌的,早睡啊~

意外

  原本只是感于《步步惊心》,想找出引用情诗的全文,却不想因而发现,昨晚贴的那段话,居然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最初识得仓央嘉措,缘于某期的《中国国家地理》。这位历史上的六世达赖让我印象颇深的,却是杂志上提及的二句诗:“压根儿没见最好,也省得情丝萦绕;原来不熟也好,就不会这般神魂颠倒”。很难想象一位出家人,居然能写出这样的诗。

  当时只感觉字句中的缠绵,然而,数个月之后,当《步步惊心》的结尾,桃花林中,若曦永远阖上了眼,背景声中是十四请来的藏僧唱着由这几句改编的情歌,却凭加了几分悲苦无奈: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忍了几个月,也许要被《步步》打破了,好想买实体书>_<

回归

  装修接近尾声,而考试业已在刻意放弃后结束,于是,终于可以稍稍坦然地回归。

  想说的有很多呢,一时不知从何说起。看看时间业已不早,那么,明天吧。

  至于今天,只想放上几句看着喜欢的话:


  那一天 闭目在轻殿香雾中,蓦然听见 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