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周小结

  又是一周,每天看着专业方面的书,似乎比看日语还要有兴致,果然自己有时太过情绪化,大多时候喜欢的东西变得太快,所以时不时地放下一会儿,感情才会持久。

  拜周末两天没早睡之故,中午好想睡觉,但止不住地想趋着空闲下载漫画。看看文件夹里的那些个名字,不破慎理、富士山ひようた、高井户明美、国枝彩香、鳥人ヒロミ、山田ユギ、树要、水城雪可奈、穗波雪音、新田佑克、小田切、中村春菊,可想而知近来有多疯狂。有一种心底而生的兴奋感。2005年生活的组成元素之一,概括来说,是一场“声色飨宴”,不可自制地沉醉其中。其实,也不愿去控制吧。有些东西,过了那个时间段,就再也得不到想要的感觉,所以,该现在做的还是抽空做了为好。

  近来看的最多的是新田、山田这两位。原本想要细写,但往往是觉得无从下笔,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些画面、语句带给自己的魅惑和感动。只是,不约而同的,看到DRAMA的CAST之后,有些不太适应。“当男人爱上男人”这个系列还没听,所以不能说什么,我心目中的鹰秋混合着男性的魅力与阴柔的细致感,《初心》第10回那一页,甚至让我有想形容为“雨带梨花”的冲动。不知DRAMA里的这位能否让我为之倾心、怜惜呢。至于《開いてるドアから失礼しますよ》,前两天听了,想说,不过不失吧。其实,CAST是不错的吧,不管是鲇的正一,还是井上的俊二,只是或许是不能完全听懂、没有画面的缘故,感动比起看漫画来究竟是少了那么一些。

  昨天和今天翻了三部旧作,真是只是翻翻而已,没时间,或者还有些退怯,不想去细细重温。《少年残像》、《未来的未来》、《纽约纽约》。后两者很自然地勾出了眼泪,有些场景是怎么也忘不了的,小小的人偶以生硬地语调说着“你喜欢花吧,给你”,老年时的肯想着“梅尔不在的日子已经和有梅尔在的日子一样长”。常听人说,那人有多么多么的可怜,因为离开了这个世界,然而,很多时候都觉得,其实,活着的人也许更加痛苦吧。纠结在骨血里的感情无奈地被切断了,入骨的疼痛与绵长的想念要多久才能放下,才能释怀?我爱你,所以一定会比你活得更久,一直一直地陪着你……

  至于《少年残像》,在模糊的记忆里,或许那是接触BL世界之后的首次感动。就像此刻在听的《银镇》一样,有着无比深远的意义。不管之前之后有多少优秀的作品,都是无从比较的独一无二。

  明天是2005年的最后一天,至少,公历的意义上来说。调休了一天,然后有三天的元旦假。其实,不喜欢这样换来换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昨天的收获之一,看到了《东帝江山》的新章。惊喜之余,郁闷也少不了。老实说,不是不能体会叶荐清的苦闷。从《神州沉陆》到《东帝江山》,清这个人基本没怎么变过,一贯的洒脱傲气、出色聪颖、才气过人,以物来喻,该是飞翔于天空的鹰。试想如果将鹰的脚上缚上一根链子,拴在身边,易地相处,也必然会极度地郁闷。清的身上也有着那么一条无形的链子,或者说,仅仅是一条绳、一根线,如果有心,应该是可以挣脱高飞的吧。这条名为“与瑞之间的羁绊”的链子现在看来似乎是裂纹重重、几欲断裂。

  瑞是个小心眼的情人,笑~因为心底的太过在乎与清的太不在乎。当然,这不是他的全部,能够在六兄弟中最终登上皇位,凭着瑞当时的背景,并不是一件容易事。套用当时兄弟之一的话,除非其他皇子死绝,否则皇位对于瑞来说,只可能是一场梦。能够达成目标,正应证了瑞的不简单。不知该怎么形容这个人,借用等闲的描述来说,“聪敏机智是他,威严尊贵是他,坚强果敢是他,狡猾奸诈是他,残忍阴狠是他,强悍凌厉是他。温柔是他,冷酷也是他,沉稳是他,任性也是他,无情是他,深情也是他”。能够将这些截然不同的性情集于一身,角色转换之间又能如此自然和谐,无懈可击,这便是那个使得清唯一动心的人了。

  《神》和《东》分别从清和瑞两个不同的视角叙事。作为本篇,《神》中尽现那个性子冷清的清对于瑞的情,即使有时矛盾闹得挺大,却仍然能够感受到甜蜜。但在续篇《东》中,或许是因为以瑞的口气来自述,加之反复在追忆与现实中交错的关系,感受到的更多是苦涩,辛苦地追着清的脚步、想要得到更多关注、想成为清最重要的人的瑞的苦涩。瑞确实放不开,患得患失的心情有些像顾瞻林,手握至高无上的权力、机关心眼用尽,只为那个人的心为自己停留。回味的时候,想起了另一对冤家,风弄笔下的黄生和与将。然而,黄生毕竟不是冷傲、希望一展抱负的叶荐清,黄生想要变强,是因为想对等地和与将站在一起,而叶荐清不同,尽管瑞是清唯一动心的人,尽管他对瑞有着多么不一样的感情,但总觉得彼此间的羁绊并不像玄铁般坚不可摧,想要在他口中听到诸如“他的爱,是我的。他的累是我的。他的心计是我的。他的天罗地网是我的。他的圈套和阴谋,是我的。统统是我的。他是我的”这样的话,恐怕还是困难了些。眼见着《东》一章章地过去,真怕他对于瑞的情终究抵不过本性和抱负,就那样和南越宗熙并肩而去。更不要说,之前便在相关的某本中看到过后世人口中对于清之后去向的叙述。如果这样的叙述为真,那宁可猜想,是因为瑞的王朝有所变动,两人最终隐迹山林。

  很明白自己现在猜测的无意义,一切只有等待等闲来为我们揭晓。

=======================================

  昨晚看了《甲贺忍法帖》的一二集,诚如他人所说,情节有些类似于沙翁的那部经典剧著。不长不短的四十分钟里,震动于那几秒的泪水,お幻的泪水。不能体会最初两人由爱侣转为对头的瞬间心情,分别身处敌对的甲贺、伊贺两家,由年轻时的笑如春花到如今的白发迟暮,漫长的数十年里,在那滴眼泪淌落之前,怕是不清楚当年的爱也丝丝缕缕混杂于恨之中,纠缠了同样长的时间吧。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