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今天的怨念

  正在看《富士见》系列,所以无比的怨念。也许是自己找得还不够仔细,竟然找不到很全的版本,翻译的语句也不是很顺畅,这些暂且不提,最无语的是,第四话“你喜欢音乐会吗?”居然都是只有一半的版本,读文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碰到烂文,哪怕是看了一半,我可以选择丢弃,面对坑可以避开,但是对于这种标明是全的,结果看到一半才发现是残缺的文,莫可奈何。最重要的是,我好想看,所以,主动权因而不会在自己身上。

  对于这个系列,神往了很久,小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没有好好看完手头的所有,或者,是因为排版的问题?而DRAMA,则是因为我偶发的完美主义倾向,不能容忍有任何残缺的音轨,因此仍然处在下载补完中,没有刻碟听。但,真的喜欢悠季和圭呐~可爱的悠季,以及那个全身心爱着悠季的圭。是的,两个人很甜蜜,虽然故事中也会有种种波折,但整个基调是甜蜜的,别怀疑,某只自虐BT也有看甜蜜的文的时候咯^_^

  至于DRAMA,谷先生呐,我无比慕您的夫人,真的。那是我所认为的标准美声,听的时候,会想起欧洲皇室,尊贵,优雅,华丽,很好地展现着桐之院圭这个人。而鲇,喜欢你的悠季,请不用怀疑,你和那样的圭是绝配哦^_^

  今天注定是花痴日。家里的那只八月末会出朗读碟。纯粹的你的声音。请相信,我真的,是非常高兴的,只是,面部某个器官的控制神经出了些问题而已。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情绪&&重温

  似乎还是偏爱五千年的过往文明,偏爱峨冠博带、言必之乎者也的年代。即使极其憎恶那些遗留至今、深入骨髓的疴症垢病。

  所看的文里,大约是以古时背景居多的,早前的呼杨演义、各朝秘史、武林传奇,接触网络之初的《千帐灯》、《湄澜池》、《天舞》,以及最近沉迷的耽美,《青玄》、《韩子高》、“谢相”、《燕歌行》,等等等等。因为是过往,无法返回亲历,于是也就分外的神往。不过,说到底,那也只是个背景而已,就像当年很爱的某个小说人物的喜欢——看人。永远不会腻味的人与人之间。只是,究竟还是个小女人的自己在众多情感关系中,对爱情尤为敏感。晚上趁着下载的当儿,又看起了《半生》。放不下的与默,放不下温情挚爱悲愁伤痛纠缠不止的三十二年。

  是个不错的执政者,有能力,有手段,当断则断。因为大致是个圣明君主,所以,在史官眼中,大约是没有,或者说,不能有污点的。于是,就如《天凉好个秋》中侍臣封悦所说:“如今我才明白,谢相和陛下间的爱情,有违人伦。而陛下是皇帝,皇帝永远不会做错事,于是,所有的罪便要谢相一个人背负。”然后,在中略宁朝的《国史·佞幸传》上,那个曾经位极中书令、惠政于民、雅称“谢相”的谢默也居然占据了一席。

  云阳谢氏,中略宁朝首屈一指的名门望族,只是不入朝为官已久。这样的一个家族,不为所用,在皇族眼中,无疑是一根刺。于是,当年,仅十五岁的谢默以近似人质的身份上京赴考,然后,在朝中任职。《半生》里,谢默曾说,如果当年没有相遇,如果当时能凭着自己的意志辞官,一切是不是就会不同。只是,对于已经发生的事,假设没有任何意义。默遇到了,成为了当朝的中书令,也,成为了他的情人。我喜欢阿默。有着像海般蓝色的眼眸,贪睡,迷糊却又像狐狸,聪慧而又笨拙,温文但绝不懦弱。看似矛盾的特质却是浑然融为一体,所成的,是那个风华绝代云阳谢默。

  “谢相”系列,胜在细节。很淡的语言,像是清茶,初尝或者有些涩然,然而,细细品来,却是分外的甘甜。因为尚属番外,所以大多是以旁人的眼来看待这两个人之间的种种。这些旁人中,有亲人好友,有相处多年的侍臣,适度的政治权谋描写多是为了反衬两人间的不易与冲突,相对更多的,是叙述着往日里两人相处时的景况。虽然这是个半架空的年代,虽然他们的身份并非布衣百姓,但在我眼中,除了有着数年的分离,剩余的时间却是汇集了普通生活的点点滴滴。

  笑~貌似已经是第三次写这个系列的相关了,因为昨晚看时还是湿了面颊,不是纠心的疼,只是浓浓的心酸,不激烈,却绵长。其实两人是幸福的,正如作者在《半生》后记中所说的那样。这是我所喜欢爱情方式,“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通俗的说,也就是像那首耳熟能详的情歌《最浪漫的事》唱的那样,“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喜欢。

心动的温暖

  喜欢周末的理由之一:LOVELESS。整个动画进入倒计时了吧,才12话,真的很不过瘾呐~不过,有时候想想,却也要感谢才短短的12话,很少看到哪部动画能够保持一贯水准而不走形的,LOVELESS应该算其中之一。当然,更多想说的是那些个人,那些个场景。今天是第11话,原本看到预告说是宣战之类的,有些感觉摸不着边,对于剧情,看完的现在则是感觉预告有些偏了,笑~

  从不同人的角度来描述那一天,很不错的感觉。当然,我也喜欢恐高却又为着想和立夏独处而坐摩天轮的唯子,喜欢一贯可爱得一塌糊涂的弥生,喜欢N次觉得自己产生幻觉见到草灯的东云老师,以及那个听闻后以唯子和立夏接吻而折断钢笔的医生,呵呵~不过,不可否认的,我的大部分注意力仍然在立夏和草灯身上。

  很多很多时候,都是那么地令人心动。说着电脑里都是草灯相片的立夏,命令草灯不准来、途中却不断看着手机等待mail的立夏,听着草灯转述唯子的话说自已看到蝴蝶就会想起他时脸红的立夏,将手放入草灯掌心的立夏;还有那个草灯,被命令不准来却跟踪着立夏的草灯,看到立夏在等待mail暗自欣喜的草灯,发觉摩天轮里那一幕后强势地要和立夏再坐摩天轮的草灯,向立夏伸出手说着“抓住了”的草灯。不是一般的喜欢呐~

  以前,总是觉得两个人之间的爱并没非像那些表象一样的深刻甜蜜,然而,现在的我愿意去相信他们是相属着的^_^矛盾。在矛盾中期待着下周的第12话。

  今天把自己的文档翻了很多遍,找寻先虐后甜蜜的文。然后无语地发现,符合条件的,没有。我大约是有些恶趣味的。符合条件的文里,日系的比较多吧,木原、川原都是不错的选择^_^

狐狸

  在那张集锦帖里往往能发现不少宝,某些个令人动情的瞬间,便足以让人喜欢上一篇文。只是,除了一些熟悉的句子之外,我向来不细看,怕影响了正式阅读时自己的感觉。所以,只是隐约记得,在那些文字的末尾,有人死了,有人说幽幽地说了一些话。

  看《云泥》的时候,我忘了那究竟是属于哪个类型,或悲、或喜、或兼而有之,只是在那嬉笑的言语中看着故事的不断发展。

  开始,我以为那只事关秦枫与云泥,看着西夏排位第一的美男子因为云泥的一次次拒绝而挫败。我喜欢那身浅绿色衫子,我喜欢那双黝桃花眼,我喜欢那个狐狸的代称,我喜欢这样的秦枫。

  初初,你一次又一次地让临到嘴边的猎物溜走,看着优雅之外不时的恶狠狠、不时的软磨硬缠,我也跟着发笑。

  然后,你说,你想通了,当初恋慕的只是个影子,而你所要珍惜的,是这个活生生的眼前人。感觉甜甜的,我好希望这样的感觉一直持续,好希望你们能在一起。然而,云泥心里另有他人,那是青梅竹马、心心念念了十年的人,而那个人,现在已然来到了云泥身边。

  懊恼,也无他法,毕竟短时的相处抵不上经年累月的痴念。放弃吧,我这样想。但,为什么,你仍然那样的执念,我心疼。

  你把云泥扣在自己府中,让他避开沾染“背叛”招致的伤害;
  你心急着云泥的安危现身犯险,知是计谋后,也只是涩涩地要他下次骗你的时候不要伤到自己;
  他反身扑向流沙,你也不顾危险地随着扑下去;
  你违抗李元昊的命令放走他;
  你喃喃念着“痴醉此心与君同”、“无情不似多情苦”;
  你甘心伏于他身下,却又不断吻着他的唇,只为不想听到他叫出别人的名字;
  你为着他一瞬的关心而惊喜;
  你说你不怕被他骗,只怕有天他不骗你、不理你;
  你为着他答应背叛李元昊;
  你拥着他许诺事后挂官而去、相约草原牧马;
  ……

  而最后呢,我看到了什么……

  又一次的塞上牛羊空许约。也许还称不上吧,至少,那是契丹男儿与江南女子间的相许,而这次,只是你一人独自的想往……

  大约,情真能让人疯狂痴醉。我只是个俗人,于是忽略故事中的那些俗套与不足,只谈心动处。

  云泥,不觉得坠入深谷瞬间的践言已经晚了么?正如你自己所说:“所有的人都背叛了我。唯一一个没有背叛我的人,我背叛了他。”

  最后的最后,还是由死亡终结了一切,然后,将满满的怅然与疼痛留与了故事之外的人……

休闲的周末

  终于等到了一个没有加班的周末,不过原本用来休息的目的并没达到,至少视觉极度疲劳。该自抽,现在的视力恐怕快四百度了吧。

  两天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补《火影》,细说感想之前,先怨念一下可恶的D版,明明标明是到132集,结果实际剧情大约只到126左右吧,最后一张竟是做成了每十分钟一集,无耻至极-_-+++

  怨念之后说说感受^_^现在回想目前为止整个《火影》剧情,感觉分成了三大块:最初的任务即与再不斩及白之战,中忍考试,此外就是现在的任务追回佐助。说到这里,突然想起忘了怨念TVT,剧情上给人拖的感觉,不少是因为不断的重复,在每集之初都会有前集的剧情重演。至于剧情中拖,不想多说,印象深刻的是三代死的那几集,有些无语。算了,还是祈祷今后在制作上不要再重蹈网王的后辙吧。

  回到话题,《火影》给人的整体感觉还不错。原本美形至上的,现在则渐渐被那些个孩子所吸引。在对性格特点细细的描摹下,连起初觉得只会吃的丁次也变得可爱了起来。喜欢,这样各异的火影众生相^_^

  当然,还是免不了会有不足的地方。单说最近几集给我的感受,为什么我老觉得鹿丸五人组有些像星矢五小强,或者说是少年漫画的模式?有点默,那个不断的一对一,然后其余的成员离开,好似又回到了当初闯十二宫的年代,擦汗~单这方面,更喜欢HXH一些。不过中忍考试的那段还是挺喜欢的^_^

  至于已经作为例行公事看待的DESTINY,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了,剧情完全不知道要向什么方向发展,议长会是BOSS?知道不能。下集兰将离开扎夫特了吧,希望一切安好。

  周末没看新文,只是不断地在回顾。喜欢的还是喜欢,不喜欢的照样没法强求。不过,还是希望好文多多啦^_^另外,该买墨水了,我想打印出来做PP的书呐~

懒人的复苏

  快有一周没更新日志了。忙。其实只是借口。之前曾要写《DEVIL》的相关,也确实已经下手写了一部分,只是那两天写的部分不是丢在了家,就是放在了公司,总是凑不完整,所有想说的也都成了碎片,拖了几天之后,竟不知如何表述了,再加上看文时踩了雷。……其实还是借口吧,就像标题所述,终极原因,只是因为我是懒人。

  不过,终于知道了,在看朱夜的法医系列时,那些眼泪与疼痛是为了什么。看不到边的绝望,无法救赎的、泰雅的绝望。记得《DEVIL》里,泰雅曾对朱夜说,当SHINJI醒来时,会觉得那是一场梦,然而,自己的恶梦不知何时才会醒。……也许,结局对于泰雅来说是解脱吧,再也不会痛苦。我宁愿相信他听到了朱夜的告白。爱着你呐……其实,当时的心情还是像首次看时那样的麻木,只是,当最后,朱夜在福利院里见到了那个孩子,当那个孩子叫着“安安”、朱夜回称“平平”,当朱夜吻着孩子说“非常非常想你”时,却不知怎么失声了。我,真的看不懂呐,但是为什么会怎么也止不住眼泪……笑~写感想时听LOVELESS的ED果然不是好选择呐……

  这两天又看了些文。《牧神的午后》、《神州沉陆》,另外一篇暂且不想提及名字。

  《牧神的舞后》,校园文,简单故事,只是人物身份稍稍特殊,专业为小提琴,背景设在音乐学院。情感描写应算细腻吧,只是,男性的感觉差了点。呃,简言之,就是其实受方代为女性,情节稍作更改也无妨,比较中性化吧。……是我要求严格了。

  《神州沉陆》,感觉还不错,双方的对抗性强。小攻应该说是个很厉害的人呐,该强时会用强,该示弱的时候也做得很好。其实,我也许不该怎么称的,因为该算是互攻吧。只是,还是期待番外的完成,毕竟以正篇来看,在情感上总觉得还不过瘾,想要看最初时的动心,甜蜜的感觉^_^

  还是想说踩雷的事。其实,很明白作者要完成一篇文是一件很费神的事,而文对于作者自己则像孩子。我说踩雷也未免严重了些。不过,有些事不吐不快。以人设来看,其实设置帮与卧底,并不太明智。而真相暴露的过程,在我看来,很像过家家。至于攻虐受,抱歉我并不太爱SM以及那些精神人格上的污辱,而受终于还是原谅了攻,或许,呵呵~是该相信爱能超越一切吗……其实,光与暗的较量,这类文里,还是偏向于《绝》,尽管我希望着大团圆结局,但是,理智上,我知道,那样的结局才是该接受的,毕竟,不是什么事都可以原谅的。绝对方一世爱恋,笑~确实对得起这个篇名。

  好文终究是好文。看到了《谢相》的标称的正传——《谷雨惊蛰》。是与默的初遇。很多处眼眶热得想哭,有幸福,也有想着之后那几十年的心酸。期待呐,之后的故事^_^

六月十四

  接连两天十二点入睡,很累。早晨上班途中,挽着同事的手,边走边打瞌睡。今天客户来公司监督产品试制。还是一如以往的不太顺利,部品器件没有完全到齐。做完手头的事之后,想做的,就是回办公室趴着好好睡一觉。其实,约摸着也是趴了半小时不到而已,但感觉却是舒服了许多。不想去车间像人偶一样地作陪衬,于是,打开了文档继续阅读。

  昨天挺高兴,终于在一个动漫站里找到了业已撤文、遍寻不着的《SCRECT GARDEN》,虽然对于作者的权益肯定是侵犯无疑,只是愧疚终是抵不上高兴,为着闻名已久。开始时还是跳跃的浏览,但不久之后就转为逐字逐句的细读。

  详说《SG》之前,还是想念叨几句作者及她的相关作品。作者朱夜,该是耽美界的名人吧。其一部分作品都以“泰雅”、“朱夜”为主人公。有些奇怪吧,很少会有人让自己笔下的人物总是相同的姓名,而经历性格则在不断地变化。早前看《DEVIL》时,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只是叹服着作者医学类的专业知识丰富,以及整篇的悬疑密布。至于对于主人公之一的泰雅,有的大约也只是同情吧,那样的遭遇。然而,对于作为耽美界经典、特别是虐心及悲剧经典的《SG》,我的好奇心却是一天天地膨胀着。

  《SECRET GARDEN》,其实,看完文之后,有些茫然。大多数时候,都是清楚的知道疼痛为何,《青玄》中的怎么也驱不走的孤寂与渴爱,《韩子高》中的相爱相守,《谢相》中的温情与至爱。然后,这次,却是真不知道该说到底是什么吸引了我。呆了几分钟,然后不知怎么,想起一句不甚相关的话,所谓悲剧,并非是单纯的破坏,而是明明是能得到幸福的,却在一瞬之后毁了个干净。

  朱夜,再普通不过的人,如果,没有遇到泰雅的话。喜欢发呆、幻想的他,却在某日出神的时候,看到了“纤细雪白的手指”和“池塘样的双眼”。泰雅是美好的,美丽柔和,给人安全感,吸引人接近;泰雅是聪慧的,会多种语言,会画画,有气质,知道许多事,“见过世面”,是入了社会的;泰雅也是神秘的,没有什么亲戚,会偶尔的腹痛发病,会被人叫“老人妖”,……这样的泰雅吸引着朱夜的走近,喜欢,爱上。

  总觉着,人的好奇心是永远无法平复的。朱夜也是,其实,不只朱夜,关注着故事进行的我们也是吧。不满足只知道目前的那一点,于是,开始旁敲侧击地发掘起自己所爱的这个泰雅的一切。终于有一天,某些“真相”被坦露到了朱夜面前。在警察面前了解“一切”后的愤怒羞耻,在再次见到泰雅时,轻易地化为了言语上的伤害。即使很快地后悔了,但,伤害就是伤害了,是事实,没法回头。

  不知是出于病后的脆弱,或是长久以来的压抑想来宣泄,又或者是其他另外的原因,泰雅幽幽地说起了他的过往。即使已是十多年前的事,即使只是陈述性的平淡语气,那样的经历却仍然让人发酸心疼。对着这样的泰雅,朱夜默默承诺着守护。在之后短短的日子里,幸福的空气让人沉溺。要是,泰雅没有遇到朱夜的话,也许会就这样平平安安的吧。笑~我在说傻话了。泰雅是爱着朱夜的,因为爱着朱夜,所以,泰雅也开始得到了幸福。

  平静的日子在朱夜得知泰雅辞职后打破,更在朱夜目睹温泉那一幕之后碎裂彻底。我不知道男人暴怒起来是不是什么都不会想,只凭直觉行事。我只知道,当那一脚脚踢上泰雅肋骨时,让人惊得发颤。

  两人再次相见,源于那个入院的13岁男孩,如果以古时的称法,有些类似于娈童。唯一对他好的,只有他口中的那个TAKUYA,再次听到化名背后所代表的那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人,不知朱夜是何等感受。经由男孩,朱夜得到了泰雅的手机号码,也终于再次见到了泰雅。带着歉疚吧,于是,拼命补偿似地查着泰雅骨折的肋骨。无论如何,都没法挽回吧,看着那样的透视结果。于是手术台上,眼泪不住地下落。泰雅很安静,除了抓着朱夜裤子的手绞拧发颤着。

  曾经,我以为,在经典语句集锦中被引用的话是出自朱夜之口,然而,却恰好相反。原本紧绷到无感觉的心,因为泰雅的话而瞬间疼痛不已。

  “他轻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每一次呼吸,都会想到你。’ ”

  其实有些感到不值,怎么泰雅就喜欢上了朱夜,只是我知道,不是任何事都非要有理由。爱你。终于,朱夜说出了口,而不知怎么,得到的却是拒绝。于是,两人的关系又扯远成了医生与病人。

  之后,朱夜转去了法医方向。接着,他接到了那通电话。

  曾经见到有人说,作者残忍。电话里不正常的乞求话语,电话外狠心的挂断。然后,是一长串的排比,一长串的“记不得”。

  所有的所有,在此之后,不具任何意义。不管是朱夜对于那个卧底身份的知晓,又或是那封来自于那个小男孩、辗转了许久到达朱夜手中、提及泰雅是为了保住一个朋友才答应去做卧底的信件。统统,不具意义。

  结尾处,是夜幕降临,幽幽的道别。入骨的疼痛。

  “‘晚安,泰雅,明天见。’”


  无力的语言,大约当真是疼得受不了了,于是有了以上的发泄。

不算贺文的贺文

  因为某个人,对于那个地方,那群人,明天是个大日子,于我,也是。

  樱井孝宏,少数几个自己能念出日文名的声优之一。算来,恋声龄也许和认识他的日子等长。

其人

  认识他,或许是源于某期《漫友》的“声优全书”栏目——《新撰组异闻录》的声优访谈。记住相貌的,大约也就是那两个人,有着男子气的女生斋贺,以及王子样的他。称其王子,为着镜头前那一份俊帅尊跺。然而再见时,却险些被那些恶搞吓到,然后不断叹服着樱铃王道的默契亲昵。

  就在渐渐习惯了那些不时的嬉笑玩闹后,却又在某一天,被两张照刹到了。首先,便是那满眼的阳光。记忆中的绿白交融是春的颜色,而那满面的笑意则让人轻易感受到了青春与生机。记得当时,还曾因由此而生的花痴被某人笑了很久。其次,便是那张不知何时,在舞台上被拍下的照,成熟沧桑的韵味尽现。记得有人曾以树来喻作男子,随着年龄的长,青涩褪去,稳重渐生。想来,他也将是一棵独具魅力、让人信赖依靠的男人树吧^_^

其声

  除去小女生对外貌的倾心,作为恋声族则更多地用两耳来辨识人。声音在尊贵、清冷、倔强、可爱、引人怜惜中切换,由此而生的喜欢也与日俱。

  看过的动画着实不多,在那么些个有限的角色中,似乎还是中意那只噬鬼天狗。也许是对孤寂的冤念太重,于是,在感受着言行中渐浓的温暖与牵绊时,便由衷地幸福了起来;而当折磨人的矛盾与冷漠压抑不住地滋生壮大时,也随这眉间紧锁。

  这个清晨,又一次地听了《可爱的人》,听着那小人儿由起初的颤颤危危,到之后坚定的告白。我想,或许自己偏爱着他声音惹人怜的一面,譬如绚一,譬如舞木。

由此及彼的两个人

  困困地着文,但仍然是满心的感谢。很少说感谢,因为会感觉生分,而现在,则是忍不住地自己犯了禁。以往的一年里,最高兴的事莫过于由他而认识的两个人。满满的喜欢……

不算最后的最后

  很寒碜的文,不过,好歹小小心意,就请收下吧,擦汗~呃,貌似我还有句重要的话没说,也许明天少有时间待在电脑前了吧,那么,提前的祝福:櫻井さん、お誕生日 おめでとう。^_^

严重失水的早晨

  原来是等生产器件到齐的,结果还是忍不住地打开了网页看文。最近所看的都是“谢相”系列。有些邪门,明明都是些碎碎念的,故事性应该说不是很强吧,情感描写比较多。自认也是免疫功能极强了,要不是极度强酸性的文,应该不会怎么样才是。但结果呢,不管怎么样地大睁着眼睛,还是阻止不了泄洪的发生。还好是坐在办公室的角落里,周围没什么人经过,丢人丢到家了,默~

  我想,那大概是我理想中的幸福。由一件件琐事累积而来,虽然有着免不了的波折困顿,但那两只手却是紧紧地握在一起。“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原本不只一次地向往欧洲或是澳洲等地生活,不过现在却没那么强烈了。我想,我还是喜欢东方人细腻温情。

  昨天傍晚的时候开月度总结,闲着无聊,便在新发的随身备忘录上涂鸦。近期喜欢的那几篇文,除了《燕歌行》之外,无一不是虐心之作。喜欢的理由之一,大约是因为强强对峙吧。虽然并不厌恶弱受文,确是不喜欢把受方写得像女人一样,换句话说,不想看到变相的GB文。有些想写荐文,不过貌似写不好,看到自己之前写的那些就冒汗,以后再说吧。

  执拗地想听懂的多一些,于是,再一遍地听《罪な约束》。中间似乎是失神了一会儿,回神时,似乎千叶已经在警局……?现在基本知道了整个事件的过程,只是,我想要了解的是细节,那些旁白的细节,那封信里的话语,唉~再度自抽~我果然是个自虐的人呐。

  今天试生产了,希望尽量顺利一些吧。

《半生》读后记&&杂记

  又是一篇原本该在很久之前看的文。想来,当年在晋江倒是挖到不少宝的,不过只拿出了一小部分细细把玩。

  宋颖的《半生》,谢相系列。打开专栏的网页,近一页的都是这个系列的相关之作。在没有看完没有作品的基础上暗自猜测,《半生》为整个故事的主线,而其他诸如《月下香》之类则是以其他视角来对主线进行补完。

  其实,老实说,《半生》有着硬伤,无论如何,以一个女人的角度来写宫廷,总是有着局限。不过,基于爱情为主,倒也占了感性上的优势,而皇后这个身份也补回了一些原本会有的缺陷。

  “年轻的时候,我爱过一个男人。
   那是世上的至尊。
   那个男人不爱我,却爱上另外一个男子。
   那个被陛下所爱的男人曾经是一个传说。
   而今,星星已经坠落。
   半生我与他棋逢敌手,半生我恨他,半生我不恨他……”

  很平淡的口吻,但,就是这样的平淡中,有着难以忽略的深情。自看完相隔一天的现在,我还记得些什么呢。那双蓝色的眼眸,平凡而又可以念得很好听的名字——阿默,他怀里的那个他喃喃自语着自己是罪人,人不在了幽香在,他对着她碎碎念着那个他的一些琐碎往事,他逝去时终于盛开的墨荷。

  为什么会喜欢这篇,大概也是就那些个琐碎事吧,淡淡地道来。爱也如细水长流,经年不灭,即使是面对死亡。


  整个下午都在看《火影》。承认自己还是以貌似取人的,所以在佐助出场的时候会暗自欣喜,默叹着未脱稚气的俊帅^_^一小时的特辑,佐助VS我爱罗。免不了的悲哀呆滞,为我爱罗。终于也可以全然地观注起角色来(其实,要不多注意你的声音,对于我来说,真的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呐),那样扭曲的言行让人害怕,也心疼。

  第二次的相亲,其实,那人还不错,各方面的条件来说。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什么感觉。也许就是这样吧,我……

终于准时的更新^_^

  终于能够准时更新,实在是一件愉快的事呐^_^不过,还是忍不住要抱怨一下,怎么这边什么都要封都要禁?!真是有够无语……

  晚上克制着不长久待在电脑面前,于是,改看《火影》。中忍考试进行中。昨晚的重头戏:我爱罗VS李。(抱歉忽略了鸣人和日向兄妹-_-|||)其实,要说那几话的重点的话,感觉还是放在李身上,那个努力的天才。虽说一向欣赏肯定努力的人,但这次却没法有什么感觉。或许是之前对小李的印象不咋的?……不去细想了。现在为止,对于我爱罗这个孩子,剧情还没有细述,只是大部分时间里从侧面一点点的展露着他的方方面面。从第二场考试的血腥,赤丸恐惧的颤抖,不时泄露的杀意,他的忍术,等等。唯一涉及他本人的,是当凯老师挡在他面前阻止他杀李时,那些冒出的记忆碎片。从来没有人这么为过你吧……转头而去时,那句“算了”,听着真有些不是滋味。话说回来,真是很少听到你用那样的声音说话,嗜血的,如野兽般的。

  对了,前晚看了《BLEACH》的最新一话,不小的怨念。吉良呐吉良,樱的王子声怎么可以配上你那么一张脸,默~或许该去看漫画补偿一下,据说漫画里的吉良还是挺美美的^_^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