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旧文

  如今再一次提起这个悲剧味十足的故事是不是有些过时呢,在这个随意都可以搜到大量评文的现在。然而,恋上DRAMA的最初就是《银镇》,所以,还是想以文字的方式记下这份心情,纪念那段随风逝去的异域爱恋。


恶俗?或是情到深处?——感之味《银之镇魂歌》

  前些天如获至宝地下载到了那张耽美界著名的Drama CD——《银之镇魂歌》,发布者很细心地提供了中日双语翻译及小说在内全部相关资料。在身处公司无法光明正大听音轨的情况下,中午休息时,我打开了小说的电子文档解馋。

  将近一个小时,匆匆扫过一行行宋体字,然后按下关闭文档的按钮。不想细看,也不敢,即便是快速地扫过整个故事,前襟上也已留下多处潮湿的痕迹。心口的部位很久没有那么地疼过了,像被人用力捏过一样。

  当晚,像是有些自虐似的,我又戴上耳机,花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沉入吉原的《银镇》世界中,静静聆听着35条音轨中的一字一句。临近十二点时,所有的对白音乐终于落下休止符,只有激动的心情无法立刻平静。)

  我承认,很多时候自己都是多愁善感的,会因为一些话、一些人而持续地感动着。而《银镇》也确实不是一个有新意的故事,如果换成言情的角度来说,应该是再老套也不过了吧。相爱的双方无视世间的种种规限走到了一起,那样深深的相恋却抵不过一时的误会,于是各自心碎神伤,再相逢时,曾经是生命中另一半的他却已将生命走到了尽头。

  然而,《银镇》注定了与众不同。性别的禁忌,难掩的纯净,过深的绝望,过重的悲哀。君王与自己的侍童、被过重的爱恨蒙蔽了双眼的男人与在绝望谷底徘徊的吟游诗人。

  究竟是谁的错?

  是不顾奇拉苦苦哀求执意挥鞭甚至是以刀相向的路西安?是心灰绝望至极而谎言相向的奇拉?是因为害怕而无法吐实的伊梨丝?还是那些为了王国利益将谎言进行到底的群臣?

  整个故事中最喜欢、最心疼的就是奇拉,那个银发如丝的温柔少年。若以颜色来喻,奇拉的基色该是蓝吧,自始至终都是那样的温柔。只不过,前期的奇拉是湛蓝,温柔而不失明朗,深爱着路西安时的甜蜜而坚定,让人不禁希望这份幸福能够维持到永远。

  然而,明朗的蓝色被抹上了一层阴霾,命运之手的愚弄下,触及帝王逆鳞的奇拉承受着身与心的双重伤痛。为什么曾经那样深爱自己的人不愿意给予自己一丁点的信任?!伴随着那一鞭鞭的凄惨呻吟,奇拉的心终于凉透了,抵抗着彻骨疼痛喊出违心之语“愛しています、イリス様を愛しています”,变相地恳求着路西安杀了自己。背负着不被信任的痛苦,还不如就此死去,至少死在至爱的人手中。只是奇拉的愿望最终没有得偿,雨夜中,带着满身伤痕的奇拉被扔出城门,雷声中那声低低的呜咽是痛心、是不甘、是绝望。   两年后的吉奥街头,优雅的吟游诗人再现。此时的奇拉虽然仍保持着一贯的温文,但明朗却已不再,取而代之的只是挥之不去、了无生气的灰。两年前的巨变带来的是日夜难消绝望与心伤,是即将燃尽的生命之烛。然而,再怎样深的伤痛也掩不去对那个人刻骨的爱恋。即使如今仅有的心愿只是再看一眼那亚斯的花吹雪,奇拉仍然忍不住地自问,心底的疼痛究竟为何?是因为伊梨丝,还是相拥的甜蜜身影?自己回到吉奥难道真的只是希望再看一眼那亚斯的花吹雪,还是不希望那个人就此忘记自己,即使留有的只是被憎恨着的记忆?难忘当真相揭开,被路西安拥在怀里、前往塞来姆离宫的奇拉发出的由衷叹息,交织着甜蜜与痛苦。这是梦吧?仿佛一切都回到了从前。然而时光毕竟无法逆转,伴随着婚礼钟声的响起,在那亚斯花吹雪下奇拉终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承载着过多思念的灵魂化为光影,来到了那个心心念念牵挂着的人身边……惟美却也无限的心酸。

  相较于带着永恒的爱恋地进入永无乡的奇拉,路西安也着实是个可怜的人。

  爱上奇拉是个错误吗?人的感情又岂是自己可以控制的?爱上便是爱上了,无关性别。然而,自古至今,浓情蜜意里包含了太多的盲目,由此而生的不信任和误会太多太多。被自己养的狗咬了,记得当时的路西安是这样说的。爱得太深,所以当自以为信任被背叛时,与爱等量甚至更多的恨也随之产生。想着要让那个伤害自己的人更加痛苦,只有这样才能忘却自身锥心刺骨的痛。所以,无法容忍再见时那个看来平和超然的奇拉,当自己内心深处的伤口仍未结痂时。于是,当众的羞辱打骂接踵而至,直至一切的真相被揭穿。想必那时路西安的心伤更疼了吧,那是自己自始至终都深爱着的人啊,而自己带给他的却是身心俱疮与来日无多,情何以堪?!   只是,虽然可怜,然而路西安终究不是一个令人喜欢的人,也许是屈于帝王的尊严,也许是经过这么多年,如今的他已经将帝王的身份优先放置于男人身份之前,也或许是觉得如今再说那些话已是丝毫无用,所以,心中的忏悔也从未说出过口,不管是奇拉生前或是生后。当生命的另一半永远离自己而去后,只能自我催眠地暗示自己奇拉犹在,没有离开,然后,带着心底深深的悔恨渡过余生。这个带着些自惩性的结局在我们看来也许是最好的吧。

  同样可怜的还有那些活着的人吧。一时怯懦的伊莉丝得到的是一生也丢不开的自责包袱,身为吉奥重臣的阿纳斯、撒玛拉、迪兰背负的是良心的指责,谁也无法解脱;而玛拉,或许是故事中最无辜的(是吧~是吗?),死者最大,不是吗?还能争到什么呢?或许,对于玛拉而言,只要能陪伴在路西安身边就已足够了吧……

  至于剧中声优的演绎,已不想再多说什么,所谓的经典,即是“非他不可”,在心中,石田等同于奇拉,谁也取代不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