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悬疑剧读后感

  嘻嘻,俺要说,和老师比起来,俺着实是个感情主义者,于是乎,悬疑剧在俺眼里也转成了一半的爱情剧orz

  《恶意》其实看完了N久,久到连拖了N天的《宿命》也看完了。现在想想,如果之前没有先看电视的话,也许《白夜行》并不能引起我如许感慨。日式的文字描述有时候感觉偏淡了些,并不如有影音的电视电影般直击人心。这里不免又想赞一下各位声优,没有相适的声音,想必动画会失色不少,呵呵~

  转回想说的主题,一开始的时候,应该和许多读者一样,也被真凶的笔记给绕了进去。虽然直觉上凶手不该这么简单就出现了,但拜本书的简介评介所赐,还以为是那个猫被杀了的主人orz结果没过多久,就发现自己的想法全然错了。话说,很少有推理小说以凶手的笔记开始吧>_<

  对于凶手野野口,俺真是没啥好说的。怎么说呢,如果说大多数人脑海中会曾有过一闪而逝的小小恶意,那这家伙则绝对是少数把自己的强大恶意付诸实施的群类。当真要感谢一下警官先生的坚持,如若不然,还真让这家伙得逞了。

  看书的中途,曾经想象过两人之间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恩怨,想过必定是有什么事让两人间结仇了,而死者并没有发觉之类的。结果哩,看到末尾,还真是滴了老大一滴汗。大哥,我说你自己生病要死也就罢了,居然死前还处心机虑的害一个从没想害你的人,你这不是心理BT是啥= =+++

  东野的书看到现在,结尾类似的大反水似乎屡见不鲜。估摸着,要有一段时间不会去碰推理小说了。不过《容疑者Xの献身》还没看,反正情节早知道了,抽个空再看完吧。话说,刚看了老师的小博更新,内心倒是更喜欢电影版的汤川,总觉得TV版里的那位太怪,再怎么钻物理,总该有点正常的感情吧>_<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爱情向左,冰冷向右

  要对老师说抱歉了,《恶意》还没看,《白夜行》的小说倒是补完了。像五六月间买水果的时候,于杨梅之前先尝了荔枝,郁闷非常orz即便没什么事是可以重头再来的,但还是会想,如果有时光机的话,真想在看TV前先看小说,那样的话,不知道又会是什么感觉。

  当然,大体的印象应该是不会有多大变化。如果说小说是一块块冰冷碎片的组合,那么TV大概是一出压抑伤痛的爱情剧吧。不想说编剧的坏话,若是换成我,想要把小说看似无甚关联的一幕幕拍成正宗的推理剧,也实在是些无力。于是乎,现在观众看到的也只能是这样的,从头至尾叙述下来、交代清前因后果的爱情剧。只是对于这样改头换面的变化,就作者和真正喜欢小说的读者来说,未必开心得起来吧。

  而作为女性来说,也许忽略原作中真正的构画,更容易为TV中的感情动容。

  想说什么呢。

  想说第一次顺着剧中年幼小亮的目光看去,小雪真的很漂亮;

  想说两个半大不小的小孩第一次牵手的时候真的很可爱;

  想说成年后,起初小亮的做法真是让人晕;

  想说一步步走来,我似乎有些看不清小雪想要的是否还是原来那“在白日下一起牵手散步”;

  想说,后来的小亮真的让人心疼;

  ……

  嘛~其实故事说简单也简单,如果警察当时就察觉到小亮父亲BT的恋童嗜好,如果小亮母亲与松浦的奸情早被查知,如果年幼小男女的交往没限于小小图书馆而是在大街上、曝露于阳光之下,那么一切的一切也许简单许多吧。如风吹走迷雾,稍有些想象力的同志应该都可以推论得出真凶。然而,这些都被东野隐藏了起来,也许,这样的安排更像是现实,永远都有如许真相吝于被人发掘。

  当年的警察无力破案,所以这对小小的苦命人儿开始在惶惶中小心度日,成长的过程中,更是竭尽所能地将一切可能会吹散迷雾的风消于无形,将一切可能会威胁到自身存在的人抹平。于是,我们看到菊池被吓住了,藤村被恐吓后收伏了,西口死了,松浦死了,枝江死了,高宫、筱冢前赴后继地充当着避护地和取款机。

  话说,在小说里,成长后的小雪似乎并没受到多少实质性的伤害,除了中学时代藤村曾经小小抹了那么一段。调查中,枝江对一成说,也许小雪是喜欢他的,然而,终究得不到,又不能敞开心对追求,因得不到而嫉妒,所以照搬故计,伤害了江利子,是么。

  回头看看小亮,杀人、恐吓、欺骗,奸尸,我似乎想不出还有什么恶事是他没做过的。

  对那案子坚持了近二十年的笹垣曾形容说,小亮和小雪的关系就像枪虾和虾虎鱼,就那么互相依存着。原本看小说时,除了冰冷,真的很少再感觉到什么。原作中,东野对于两人的描写也少得可怜,甚至可以说是吝啬,大篇幅的是一个又一个的阴谋诡计、陷阱伤害。然而,再次打开书时,冰冷之外,又看到了更多的悲伤绝望。

  新年前夕,小亮说,明年的抱负是“在白天走路”,“自己的人生就像是在白夜里走路”。也许事实上的小亮确实阴冷而凶狠,然而,我仍愿相信那背后的些许寂寞、温暖与柔软,相信年幼时的些许情愫,相信近二十年来恶事做尽背后的守护。

  而小雪,那段唯一有着温意、透露些许内心的话,让我一厢情愿地想要相信,即使回过头去上楼的身影多么无情冰冷,那也只是自保的坚硬外壳,在小雪的心底,相守依偎的小亮是能够代替太阳,充当白夜前行力量的光。行文在这里嘎然而止,我无法想象,在无人的角落,失去小亮的、还要继续生活下去的小雪是何样的心情。

  所以,虽然对TV剧中故事结构、人物刻画、情节上的改变存着无奈,然而,另一方面,我也小小地感谢TV版的改变,让我看到故事背后被放大了无数倍的感情,孤独、寂寞、无奈、绝望地拼命生活着的小亮和小雪。

  最后想说啥呢,嗯,想看爱情的,请下载日剧《白夜行》;想看东野推理小说的,请去当当购买小说,笑~

  最后的最后,请容俺说一句,感觉TV剧里的笹垣真有些BT,真觉得不像是为了正义真相而查案,那笑容,简直就是奸笑,好像在说,看吧,终于落在我手里了= =+++

纠结

  突然想看高干文,于是百度了一下,搜出来一堆。反复了地筛了几遍,挑了几篇貌似想看的放进了手机里。

  《落落清欢》这本,貌似有在书店瞄到过,原来以为是古装架空,没想到却是篇现代得不能再现代的文。故事的开始,也许是尚未入戏的关系,感觉故事的描述有些含糊。我甚至有些搞不清,到底哪个才是女主的真命天子。温文深情、处在虐人及自虐旋涡中的顾意冬,还是骠悍、极有男人味的贺迟,至于那啥幼齿小伙钟进应该只是个障眼法吧>_<乔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应该还是幸福咯。

  而随着有事的铺陈,往事回忆不断地涌入,原本的往事终于完整地呈现在眼前。简而言之,顾的父亲清高而有原则,乔的父亲则一心向上爬,于是乎,顾的父亲成了牺牲品,冤死狱中。顾为父亲平反,却没想到,真相竟指向自己爱人的父亲。咳咳,老话说得好,父仇不共戴天,所以七尺男儿以婚姻为代价换取发小贺迟父亲的支持,把乔父也送进了牢里。老父事发,乔和母亲流落异国,还被掐断了经济来源,母亲又不巧得了肾病。原本身为骄傲千金的乔落期间的遭遇可谓闻者伤心,见者流泪(……被抽飞)。幸而此女在贺迟照料下没有继续明珠蒙尘,自强不息,学成归国。

  之后的情感纠结不想多说。不喜欢顾的作为,却又忍不住地心疼,些许的相似又让人想起了陈孝正,那个求到了一些,却又注定失去所爱的阿正。也许,真的是想要的太多了吧。看到结局的时候,忍不住想让顾在感情上永远不得救赎,只是回头想想,若是换成我也必定是要为老父平反的吧,人还是宽容一些的好。然而,从两家无奈走到那一步的那天起,从你选择出卖自己的婚姻开始,你还怎么指望一切还能回到从前,怎么还能指望你和乔落还能走到一起。如贺迟所说,意冬,你想要的确实有些太多了。

  纠结于意冬对落落的感情,当然,也因为时间着实有些太晚了,后面部分看得并不细,所以我知道贺迟对落落真的很好,真的很好,然而,感动却没有想象中的多。另外的话,既然他们将会是幸福的,也就不用我才过多关注了吧,俺的心果然长偏了么= =

  看完书,退出文本阅读器,看了一下手机时间,23:54。有些讨厌手机的看书功能了,俺确实是想早点睡的,奈何诱惑难挡啊orz话说,其实是自己没有自制力吧,自抽ing

娱己+新发现^_^

  还是喜欢在网上挖文。现在感觉,看书约摸着就是持之以恒的乐趣了,即使某段时间稍稍消停着迷恋上网淘货,但一转身,又趴着找文去,改都改不掉= =眼睛模糊的时候,也想过,为了视力着想,是不是该安份点。忘了在哪里看到,说是人一辈子看的书是有定额的,或许到了那定额,上面那只手就寻个由头,再也不让你看了。敬畏归敬畏,敬畏之后还是想看,不给好吃的可以,不让看,貌似……不太行orz

  上月底,终于盼到了《许我向你看》的结局。好像看到末尾不知怎么就没了激情,难道是之前折腾得太厉害了?不像之前看《致》和《山月》那样的郁闷,想来想去,也许是桔年不爱韩述吧,然后,韩述也没向远老公那么腻糊讨厌,都取了个中间值,加了拖了N久后,我的郁闷终于被耗尽了orz

  话说,那啥,我再也不看也没看,就冲书店买了,这样的冲动尝试,十次里只有一次成功的,代价太大。这次又这样买了《天霜河白》和《沥川往事》。《天霜》说不上坏,但也说不上好。倾泠月所爱的那种风华绝代、高高在上属于小女生的喜好,我对那女猪没啥感觉,所以连带着对整个故事也没啥感觉。而《沥》么,呃,我想说,作者的癖好还真是特别,从以前的《三迷》系列,到现在这本现代的,咋就这么喜欢男主不良于行哩?而且还虐了一遍又一遍= =+++另外的话,看不太出来为啥两人会相互喜欢,实在是看不出来撒>_<

  实体书让人失望过后,还是转向积攒的网文。第一篇看的是《令我象花一样盛开》,感觉开头狂熟悉。看完之后,又开了另一篇《格子间女人》,发现开头是一样的,然后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格》这个名字是出版后变更的,貌似我N个月之前曾经开过这个文档瞄了一眼,不知怎么没往下看,但是现在,喜欢的^_^喜欢这个作者的风格,下午茶,又发现了一个行文不至让自己太过失望咯宁泥,大心^_^喜欢程小么,看了番外之后,更是连带着喜欢上了仨,三剑客的另两本都想看咯,茶茶加油,呵呵~不过话说回来,貌似另两本似乎都不是太过愉快的,所以即使昨晚从书店里迫不及待地拎回了孙小二的《曾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晚上没看完,还是不想今天在办公室看,周围现在坐的都是男士,万一有啥,呃,有点太难看>_<

  昨天完成了申请资金的材料,于是,今天一天都在茶茶位于新浪的小博上摸鱼。喜欢那样的京味风格,好玩的,特逗^_^另外收获嘛,就是茶推荐的两人,姜南希和jas,下了文,还没看,希望不会失望。

意外

  原本只是感于《步步惊心》,想找出引用情诗的全文,却不想因而发现,昨晚贴的那段话,居然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最初识得仓央嘉措,缘于某期的《中国国家地理》。这位历史上的六世达赖让我印象颇深的,却是杂志上提及的二句诗:“压根儿没见最好,也省得情丝萦绕;原来不熟也好,就不会这般神魂颠倒”。很难想象一位出家人,居然能写出这样的诗。

  当时只感觉字句中的缠绵,然而,数个月之后,当《步步惊心》的结尾,桃花林中,若曦永远阖上了眼,背景声中是十四请来的藏僧唱着由这几句改编的情歌,却凭加了几分悲苦无奈: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忍了几个月,也许要被《步步》打破了,好想买实体书>_<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