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网游回顾

  看了下博客的上一次更新时间,2011年4月1日。印象里半个月之后,在电信点卡服开了个账号,试玩的鸡萝在近两年之后还停留在山庄那个无限任务的领取地点,永远的26级。

  因为之前看了《微微》的关系,貌似应该还有假相的关系,开始玩了剑网三。如今账号停了有一个月了,每次看到微博上有相关内容的时候,还是很相念。

  小白时期没有更多的想法,即使无限的纠结沮丧,但胜利来临的时候,还是很开心。所以现在还念念不忘当初那个在无量陪了我们四个小白两个小时的花哥,不忘毒神殿里陪着我们一起纠结到要哭了的那个咩哥,不忘接受一身破烂装备,在麦上各种提醒的团长魇去,荻花永远是那些团本里最有感情的一个,当初挣扎、纠结着,然而最终点了那个要打英雄阿萨辛的队伍组队,当时的心情在长久之后都很难忘却。很多很多的回忆。其实最爱的真的还是当初的小白时期,哪怕以后有一万多、甚至唐姐有近三万DPS的时候,都没有那么开心过。

  亲友是一种温暖而复杂的存在。因为待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相处得深,所以矛盾发生的机率当然无法和偶尔遇到野人相比。拿亲友和野人比孰是孰非完全是无意义的。亲友就是粘得近了久了偶尔会狠狠戳一下,但是远了又很想念的存在。在近两年的时间里,学会的是各种磨合与包容。然而,在自己的地盘上,还是有些想小小抱怨。有很多时候真觉得A这个小东西只有在需要你的时候才会来找找你,当然,现在玩不到一起了也是原因,虽然B离团的时候曾拒绝了A说也要一起走的说法(其实我觉得也只是说说而已,事实上之后的很多次证明也只是说说而已),但是自己离团时听到的那段录音也让我实在无法再接受那个团的很多人,所以之后的很久,甚至到现在,看到A与那群人在微博上调笑的时候,也很有直接取消关注的冲动。当然也只是冲动而已,A这个小东西远了会想念啊,各种捏~~~嗯,抱怨就到这里吧,因为自己本身也是一种,呃,很麻烦的人,不爽直,又小心眼,比A其实差劲多了= =家长摊上这么一个人肯定觉得很麻烦(lll¬ω¬)

  去年12月8号的时候,拿到了拆迁房。目前正在装修,会不定时更新装修进程o(*////▽////*)q (应该吧。。。)今天就先这样吧,真不想下去做竞品分析(lll¬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3年节回顾

因为小叔子结婚的关系,原来6号开始的假期,经过两周的努力加班,提前调到了31号开始= =感觉家长也没想要去抢票什么的,于是,在偶尔看到票已售罄、别无选择之后,最终定了开着爱车小福回湖北。出发前做了不少准备工作,虽说家长的驾照已经拿了有六七年的样子,然而毕竟去年年中才开始正式自己驾车,总是有些担忧。也是基于这个原因,老司机父上最终还是放心不下,于是,二老陪驾,四人组于31号早上六点正式驾车出发。
父上二货出发前忘了检查最关键的驾照,于是在开出没几公里之后,又返回家里取,来回折腾掉半小时。车上装了向家长同事借来的导航,但是刚开始又不相信导航,只是按道路指示走,没走多远,就发现貌似导航是对的。。。于是还是先放弃了原定的常合高速,转上了沪宁。出发前一直关注着天气变化,进入南京后,果然开始了下雨,并且不是预报的小雨,而是大!雨!= =+++还好在南京绕城高速上走了没多少路,过了三桥后,就已经转成了零星小雨。
南京通往合肥的路段略长,中午11点多到达合肥。还好不下雨了,在服务区的露天桌子上吃了泡面后,继续上路。原来沪蓉的四车道在合肥以及河南转成了两车道,幸好临近过年,车子并不多,一路上还算顺畅。只是河南境内也许是乡野的关系,雾渐渐浓重了,于是只得放缓了车速,安全第一。
一路上,司机辛苦,然而后座我和太后也不是很舒服。因为担心路状,事先拷贝好的众多电影只看了一部《谍中谍4》,大多数时候都和两位司机一同看着路上的过往车辆。临近湖北边界的时候,腰不可扼制地难受起来,怎么调整姿势都不对。好在一个多小时以后,终于顺利到达目的地。整整行驶了12小时。。。
婆家风俗,办喜事要连办三天,前两天为自家宴请亲戚,最后一天为正宴。自己出钱买菜,剩余的大锅以及桌椅则是由请的大厨带来,办完再带走,倒也方便省事。菜色和以往过年吃到的那些也差不多,无非肉肠类凉菜、蒸菜以及少数的热炒。最无法接受的是,第二天早晨,把所有的剩菜都倒在一起加热,真心想到了饭店里的那些XXXorz

(还是决定按时间先后,把这后写的内容提前到相应的时间段)

后怕

  雪停的首日。早晨从窗户向楼下望,感觉地面还行,积水不多。于是,洗了个头,比平时晚了五分钟出门。

  惦记着热腾腾的鸡蛋灌饼,选择了放弃公交,买完早饭后步行去乘车点。跑跑停停地终于到了离车站还有四五分钟的地方,长期没怎么运动,加之穿的是DMY雪地靴,脚很累,有些感觉不是自己的。地面上几乎没有积雪,但间断地像打了蜡似的有薄冰,之前无恙的跑动后,怕摔悬着的心松了下来。打算穿过马路,右边的车道奔跑着过了,到路中央的时候,看到有辆车开了过来,不过还有段距离,于是加快脚步,想跑过去。脚下一滑之后,腾地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紧接着车子从身边开过……

  好吧,即使是过了N个小时的现在,还是有些恍惚,后怕得紧。不能想象如果摔下去的时候,头后仰了,是不是会和那被碾过的村长一样;又或者干脆直直地被撞飞出去?抵达公司上楼的时候,好几次在想,这是不是魂在飘……

  我还有N个2傻的歌会要听,还有N个剧想要听或者回味,还想继续看着某植物的幸福生活……

  拜托,以后小心些吧……

大泪

  因为某个原因,试了一下首页,居然发现可以用了,各种泪T_T

  准备把备用那边的几篇搬过来,果然还是FC2有家的感觉>_<

  虽然没有找到道长的新博,不过这算是今天的好消息了,YEAH~

2012……?

  早晨刚下楼,就听到小区里又在吹吹打打了,唉,造孽的诡异天气啊。今天的气温预报的是7~24度,简直像在玩蹦极。空气质量也不好,能见度不高,貌似沙尘暴影响到长江流域是真的= =+++

  话说,整个周末基本上都不得闲。接到电话说,乡下老屋要开拆了,于是,周六跑去老屋铺了半天木地板,能拿的钱不拿白不拿哈~

  周日则给了清明祭扫。唉,明明去年说好了等节后再去的嘛,结果一家之主不知怎么又转念定了昨天。8点过10分出的门,没多长的路,结果到9点才到墓地。满眼看过去都是人,匆匆祭扫完毕之后,放弃了继续在周边的临湖地带晃悠。

  值得一提的是,终于败了个相机,富士的F85exr。没有选择单反,感觉有点太过笨重了,携带不方便。会选富士则是出于毛毛姐姐的推荐。买回来后,试了下,果然效果不错。快近六点时拍的照和下午二点多的照没差多少,色彩也很舒服,呵呵,终于可以把绣绣好好地拍出来了^^

  趁着天好,把之前的成品下水洗白白,结果水溶笔的完全没有问题,没几下就消掉了,但是水溶铅笔则是差了N倍不止,到现在还没消掉,唉,郁闷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